龔籽

【维勇】维克托的发际线——长发公主

维克托是D国的公主,为什么是公主呢?这是因为他的母后是一位狂热的童话爱好者,尤其对于长发公主有这别样的执着,于是便有了以下场景——

城外的森林里有一座常人无法攀登的塔,只有皇族拥有进入的方法——密道(不是头发啦~~~)在这孤傲的塔中有着一位倾城倾国的公主,传说他有着与塔一样长的银发,在夜晚看去仿佛星河自天际流躺下来,有不少人慕名而来,却无一例外以失败告终,所以至今公主的长发依然只是一个未得证实的传说。

某一天,一个迷路的小魔法师来到了高塔之下,他走了一夜也没找到走出森林的路,于是就想登上高塔以便寻找。

“请问公主殿下,很抱歉冒昧的打扰您休息。我是魔法学院的学生,胜生勇利。我不幸在森林里迷失了方向,可否请您允许我登上您的塔找一下回去的路呢?”

胜生勇利表示非常郁闷,传声魔法随能将他的声音穿到对方耳中,但却无法获取对方的声音。

正在他以为得不到回应时,从塔顶的窗台上散下了有丝绸光泽的银色物体,他反应过来那是公主的长发,于是他便心怀敬畏的登了上去。

登上塔后,勇利由于过度紧张而导致结巴,低着头磕磕巴巴的向公主道了谢,也正因为如此他错过了公主呲牙咧嘴揉头皮的最佳观赏时机,只偷偷瞄到了他如羊脂玉般的脚踝。

“哈哈哈~我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你就叫我维克托吧~我可以叫你勇利吗?”(*/♡\*)

勇利红着脸使劲点了点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对眼前这个人(老流氓)的杀伤力有多大

以这样的模式交流了一段时间,勇利终于在维克托的帮助下找到了路,并在发誓必会报恩后离开了。

当最后一点气息都远离森林时,维克托终于开始了他的改造大业(是的,公主就是隐居的魔法师大佬)

他将森林设成了迷宫,不管走哪条路都要经过他的高塔,并且在那之后他只要一感知到勇利的气息接近,就将长发放下。

久而久之他和勇利从陌生人到了友人,从友人到了恋人,并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只可惜,在一次次的登塔约会当中,维克托的发际线被勇利越拉越高,最后维克托不得不离开高塔,并剪短了长发,坚持监督勇利减肥。

从此就连高塔上的公主都成为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
FIN
Σ(|||▽||| )话说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哎~感觉维勇的童话故事貌似不少,如有雷同(请告诉我~蟹蟹~)……我就删了吧,先来后到先来后到~

【维勇】请胜生同学为我画张裸体肖像

著名画家维X美术生勇

依旧短小

胜生勇利刚从飞机上下来便不得不面临一个非常残酷的问题,他带错行李了

这是他最后悔买两个一样的行李箱的时候。

他身边的行李箱里装满了生活用具,衣服鞋子洗漱用品样样不缺,只可惜少了美术用具,这意味着他这次前来写生的任务不得不往后推迟,这对于一个美术生来说实在是颜面尽失。

于是第二天清晨,勇利小天(hu)使(tu)便穿过清晨的雾气,来到了打听到的美术用品店,却发现根本就还没开门,但这只会让还没吃早餐的胜生同学感到焦急,毕竟省一顿早餐对于一心一意想要快点买到美术用具去郊区写生的他来说不过是少了一点能量,但并没有什么影响。

对勇利来说史上最漫长的五分钟后,店长终于哼着小调来到了他的眼前,但这带给胜生勇利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如果被你视作目标兼偶像的人突然哼着小调出现在你面前,带来的绝对先是惊吓,更别说他还悄悄开了一家店被你碰上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小小的愧疚被成功淹没在了那华丽的声线中,就连那莫须有的尴尬也被小小的波浪线与撩人的wink打散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一脸蒙圈的小勇利此时此刻只认为自己一定是还在做梦,于是小小声地开始了自我催眠“怎么可能嘛……我一定是在做梦……”一边嘀咕还不忘掐自己一把

维克托被勇利的可爱逗笑了,轻轻拿开了他“自残”的爪爪道“别捏了,再捏就要变成小猪了~”

“啊……您……您好……我是胜生勇利……是您的f(不要怀疑,这个f就是没说完的粉,也可以是fan)……我是想来您这买东西的……”被打断的勇利无法在自我欺骗下去,不得跟自己的偶像打招呼,但他还是硬生生的把在嘴边绕圈的粉丝二字咽了下去

虽然是乌黑的后脑勺对着自己,但是红透的耳朵和那个f可是没逃过维侦探的法眼(耳)

“没事~别紧张~先进来喝杯热咖啡慢慢挑,我们还可以好好聊一聊哟~作为我今天第一位顾客的特别奖励”【☆wink~

于是勇利同学就被维克托顺利拐进了小黑屋(划掉)

在聊天中,维克托知道了勇利是自己母校的学生,虽然勇利没说,但维克托从他眼中的光芒中看出了他是追随自己的脚步而来,这使得维克托越发兴奋,虽然他也不知是为什么,总之他越来越坚定想要为勇利当(教练)老师的念头了

“勇利~你愿意为我画一幅画吗?如果你的话能打动我的话,我就当你的老师~”维克托用食指点着唇,说出了憋在心中的那句话

“唉……唉???真的吗?”勇利一脸不可置信,脑子里不断回放今天的记录,以确保自己没有真的踩到狗狗的排遗物

“这么说勇利是答应啦?”

蕴藏有神秘力量的冰蓝色眼眸使得勇利不自觉的就点了头

“太好了~请胜生同学为我画一幅裸体肖像~”

“……唉???!!!”

于是勇利今天的取景地点从莫斯科郊区转移到了维克托家,写生对象从郊区风景转移到了维克多的裸体(重要部位有盖布哒~当然如果吹一阵风的话(ಡωಡ) 我什么也不知道~~~)

最终,胜生勇利的俄罗斯取景写生任务以失败告终,但意外收获维克托大型犬一只
———————————————————————
FIN

【维勇】争宠

三月的长谷津依然吹刮着凛冽的寒风,风中充斥着大海的腥味,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勇利的食欲。

“勇利~”

坐在茶几对面鼓起腮帮的维克托不满地唤着自己的恋人

“……嗯?”

听到爱人的呼唤不舍的停止把猪排饭的勇利迷茫的看向不满的人

“已经第三碗了~再吃下去可真要变回小猪了~”

说到这维克托眯起眼来威胁道“还是说勇利怀念当年减肥禁食的日子了?”

“……”

想起当年如入阿鼻般的折磨,勇利一哆嗦咽下了口中最后一口猪排饭,拿着碗的手也放低了几分

见勇利依然心存侥幸,维克托不得不使出大招,展现出他深藏不露的表演天赋

“勇利……”

依旧在心中比较猪排饭与减肥的勇利听见维克托略显沙哑而委屈的低唤,不顾心中另一个声音的阻止担忧的看向了不对劲的爱人

“维克托,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勇利的声音是满满的关心与焦急

“勇利,我问你一个问题,”

勇利跟着维克托一起严肃起来

“我和猪排饭到底哪个更重要?”

“哈?”

勇利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对面这个人居然用那询问丈夫是否出轨的神情问出这般低级的问题,而且还拿自己和食物放在一起比较

“这没有可比性吧……明明都很重要,更何况你又不能食用……”

虽然如此勇利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下,最后决定捉弄一下这个无理取闹的男人

听到最后一句话,维克托不禁睁大了他那双仿佛蕴含有整个宇宙的蓝眸,那神情与其说是震惊不如说是惊喜,下一个瞬间就变成了璀璨夺目的太阳,笑得那般天真,看得勇利不禁感到十分愧疚,并红了双颊

“对……对不起……维克托……其实……”你比任何事物都重要,但是这句话还没说出来,就被维克托打断了

“原来是这样啊~勇利~你怎么不早说麻~稍等一下我去准备一下一会儿就可以开吃了!”

不等勇利阻止维克托就朝浴室的方向跑去了

十分钟后

新鲜出炉(浴)的维克托等不及擦干身上的水便扑向了一脸懵X的勇利

“维……维克托?”

直到从被扑倒转换到抱起才反应过来的勇利不得不搂住维克托纤长而白皙的脖颈,这使得勇利不禁有几分羞涩的红了脸

“小猪果然又长胖了,看来接下来这几天要好好减肥了~”

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卧室的门将勇利压在了床上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的小猪再好好品尝一下最后一顿饱餐吧~请一定要好好享用这份胜生勇利限定大餐……”

话音最终消失在一个猪排饭味的吻中……

FIN
——————————————————————
其实就是一个俄罗斯老流氓与猪排饭争宠的故事,后面的内容请小天使们自行脑补吧~毕竟龔并不会开车……

【维勇】马卡钦眼中的维勇(超短篇)

马卡钦视角(最后一段除外)

我是一只贵宾犬,主人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他赋予了我名字——马卡钦

主人人很好,曾经他对我来说是唯一比食(gou)物(liang)重要的事物

曾经主人会抱着我睡觉,不管多忙都不会忘记给我喂食,每天清晨带我去临街的公园散步……但是自从前几天来了一个人,我的生活被改变了

那个人叫做胜生勇利,主人叫他小猪猪也有时会叫他Yuri~

胜生勇利和主人大不相同,他温柔而亲切 ,我见到他第一眼便这么感觉,并喜欢上了他

自从新主人加入我们的小家庭,主人便提前换上了阿尔茨海默症,也就是世人常说的老年痴呆症

以下为他的几个病(zui)状(xing):

①睡觉时忘记我在脚边把我踢到床下——主人睡觉时再也不抱我了,那个位置不再属于我,而是新主人的专属位置,但是我并不介意,因为自从新主人发现这件事后,他的怀抱便成为了我的新窝,我爱我的新主人

②忘记给我喂食——虽然两位主人时常给我"撒狗粮"但是主人却常常忘记我依然需要实体化的真正的狗粮,不过好在温油细心的新主人每次都不忘给我喂食,我爱我的新主人

③忘记带我散步——虽然主人依然在清晨外出晨练,但是牵的却不再是我的项圈,而是新主人的手,即使主人忘记带我,新主人也会记得在出门前提醒他,我爱我的新主人

……

还有时,主人和新主人都会忘记给我喂食,尤其是晚餐,每当这时,只要我叼着餐盘到卧室门口,都会从里面传来新主人貌似十分痛苦的呻吟声以及主人诡异的声音伴随着"啪——"的声响传入我的耳中。我总以为他们遇到了什么困难但第二天却会看到主人神清气爽的笑容,所以我再也没因此而挠过门了——只要主人们开心饿一顿也没什么

但是说实话,我对于主人移情别恋还是很失落的,但是有新主人陪伴,日子长了也渐渐发现,其实两位主人都还是爱着我的,我感到很幸福

我只是一只贵宾犬,我的生命即将面临结束,在这一走过的看似漫长却又不长的道路中,我遇到了两位比食物更重要的人——我的两位主人

主人的阿尔茨海默症没有持续恶化,不知以后是否还能如此,但是有新主人陪在他的身边,我想一定会没事的,只是希望假如哪一天我走了,主人能够从新主人的话中找到我的身影。

——————————————————————

想了这么多,马卡钦终于回忆起昨晚又被主人们饿了一夜,于是朝着满脸春光的主人扑了过去——这么看来,如此有活力的马卡钦一定比大部分狗狗长寿啊~

FIN

——————————————————————
其实这是一篇想突出马卡钦的年龄问题而写的文
(*/∇\*)感谢坚持看完这篇无聊的文的小天使